武汉【切换城市】
售后热线:027-88606836

酷+设计实录|空间的记忆

十一月九日,由酷家乐与新浪家居共同打造的2020 “酷+创意营”年度先锋设计榜暨未来大师培养计划预选赛收官站在古镇西塘圆满落幕。指导老师琚宾带领30名设计师,开启了江南艺术酒店的"花园会议",在宁静、诗意的氛围中,体会设计给人的身心安逸和美好。下面是演讲实录:

西塘良壤酒店ra是冰岛文,英语是nourish,中文意味着养育、培育、给予养分。我们把nora解释为中文的良壤,意味着这里以最好的安排,邀请所有来的客人,就像花需要土壤的培育一样盛开,人的身心也需要的时候滋养护理,更加美丽地生活。

它不仅是一个旅馆,而且是一个拥有2000英亩土地的有机生态农场,是一个致力于农业、加工、零售和文化饮食的整体商业模式。有机农场本身就是一种生活、生活、生活、生活、生活、生活、生活、生活、生活、生活和生活、生活和生活的美学方式,不仅是一个旅馆,而且是一个拥有2000英亩土地的有机生态农场,一个拥有2000英亩土地的有机生态生态农场,一个拥有2英亩土地的有机生态生态农场,一个有机、加工、加工、零售和零售食品,本身就是一种生活、生活和生活的美学方式,是一个拥有2000英亩土地的生活和生活以及食品的美学方式。

在设计中,我们说游园是一种文学叙事,是一种绘画展演,是文化集合的一种立体呈现。在中国园林里,我们会看到很多这种平面,每个平面之间都有自己的场地关系,有自己的体量关系,有每一个园林之间的动线关系,我们能从这些不同的关在设计中,我们说游乐园是文学故事,是绘画展,是文化集合的立体表现。在中国园林中,我们看到了很多这个平面,每个平面之间都有自己的网站关系,有自己的体积关系,每个园林之间的动线关系,我们可以从这些不同的关系中吸收启发我们现在的设计思考的内容。系中吸取一些对我们当下设计思考有所启迪的内容。

比如说,我们在实地考察当中的园林的开窗和空间的关系。园林当中的游廊,它的尺度和空间的关系。这些关系都会给我们带来不同的心理变化。如果我们能把在游园当中的这种不同尺度和心理变化的连接,变成我们设计要素当中的一些点。我们懂得运用它,而且能把它们编织成一条线索,会对我们设计当中的情绪控制起到很大的帮助。这些关系对游园当中的动线所形成的心理的变化,以及对我们心理反应的一种情绪,对我们的设计非常有帮助,这些也启迪了我和我们的团队,所以我们的项目当中也能看到这些尺度和进深以及它们的韵律。

这是我在良壤勾的一张草图,我们也是有一个转折关系,经过一系列的竹编、长廊,然后我们会到达一个豁然开朗的水院。所有的功能都围绕这个水院,它们之间既有视线的对望,也有游走的关联,也有我们在游走过程当中对于心理变化的预期。所以,园林空间布局中的功能关系,不管是水、湖、亭台还是楼榭,以及各种关系连接的方式,包括桥、廊、径、亭所反映的尺度关系。游走其中,这些不同的尺寸所展现的不同的心理变化,我们通过逻辑的思考转换成新的运用。

所以文学叙事性空间的描述,它既是尺度变幻与心理情绪的连接,也可转换成想象力与图像交织处理的过程,最终指向一种包含旧有记忆的新记忆。我把这段话解释一下,设计师用尺度渲染出了一种情绪,这种尺度所渲染的情绪能够激起人们的共鸣,在唤醒旧有记忆的同时又滋生出新的记忆和情绪。

我们构建空间的记忆,是我们作为设计师或者作为建筑师室内设计师基本上是完成了一个三维。当我们要从三维要转换成二维的时候,你就会把它变成图像。如果你能让这个图像的唯一性确立了,而且你还能和你要传播的这个受众群体的文化和历史产生关联,它就会和你做的这个作品形成共鸣,这个共鸣一旦产生就会形成新的记忆。

比如我们设计的良壤酒店,为什么往水院中间做一个古亭?它和很多人的历史记忆有关联,这个亭子放到这里它已经不是原来的亭子了,它和我周边所有塑造的新空间形成了一个新的记忆。这个记忆就会感动,因为这个东西是唯一性的,是经过我再重新设计和塑造的,当然它和我历史的关系是有连接的,但是它又是从三维转为二维的,可以形成图像的记忆。

这里既包含了空间物理空间,他所感知到的尺度,还有你在这里面感受到的这种新的感动,每一种风景,你都能看见时间的流逝,每一个人在体会的时候也会有不同的感受。

相关资料:琚宾手记

我最喜欢的应该是门口的朦胧感。这处应该是“果”而不是“因”——城市主路转村道,右拐不远进入,心理还没有缓冲便需要见面,不够含蓄。于是就有了门口那弯弯折折的非文化物质遗产竹编隔断出来的小径模式,那是却扇诗。

入住通常是下午,彼时的光会通过内部的水池庭院,经过风的折射,自西边散落进大堂迎客。那种需要在不经意间调节了瞳孔大小转换后的心情,会静,会安享于那一刻。空间里明亮,但又不太过于明亮;竹篾间的空隙和花纹细致,但又不过于繁琐;可以留意到并欣赏通道中间的古董隔断,也可以完全不……我一直喜欢那种舒适的恰到好处感,没有任何的负担。

晨起后,光会从东边大堂朝内转入,与清风契,或伴鸟啼。又或者自然醒来已近午时,树影时晃,枝条载荣。不管走了多少次,我仍然很喜欢在那明暗关系中穿行,不经意时的一抬眼,很有种岁月感在其间。

或许有人会奇怪于建筑外形的常规,这符合着当地要求的江南风貌,与整个西塘古镇相呼应。人与大环境的关系一直介于“适应”与“改造”的意图之中,建筑得兼顾。在内部场地中有五个深色盒子,不同长度地坐落在水边,与室内、景观相统一,于建筑主体中分离,自成体系,形成了一种具有当代感的视线关系,并与古亭间形成轻微的视觉上的对抗。与此同时也界限出了“游园”的路径以及动线,包括光的进入、变化模式。彼此相望,独立存在,又相互映衬。

这几处空间情境的设定,或者说意图营造的,其实是种较生活之上的更具有仪式感的概念,这种概念的延伸同时暗示了其内部与外部,将五个盒子位于一个更大的背景当中,并不需要孤立地去感受。那是一个综合纬度,于平面上下之间跃迁。如果说水平方向代表着人平日里具体行为的常规,那这些个高低错开的综合平面则共同组成了一个更为立体的空间模型,衍生出了别样的可能性。

餐厅、琴室、茶室、书房、酒吧……选取这种长卷的打开或者说解读方式,是照顾了实用功能的现实后,也能兼顾得了审美情趣。下沉、抬升,仿乐章,一咏五叹。我喜欢这种能同时提供情感归属和文化认同的空间,相关联叠加后的丰富性,既温情又有趣。或倚水而歇,或凭栏而望,或拾级而闻茶香,借着特定空间营造仪式感,唤醒内心,与自己相处,与所爱的人或书相处。

水景的距离也是恰到好处的,虽浅,但仍有种宏大且浑然一体的体验。风皱时反而更有种时光凝聚感,恍然间不知道身处何方,只觉得江南以及江南本身所代表的一切美好属性都在意象中待感知、待触碰,又或者什么都不去想,只在日光翻起的白边上,眯了眯眼,笑了笑。

到了夜里,灯光会加入进来。每晚整点两场不长的灯光“秀”,恰到好处地捕捉了内心的敏感。如果说白天里的良壤是日常美人,那夜晚,则是带妆的。我一直很喜欢灯光下的场景,人会被晕染,心境会变得更微妙。那是种单看照片或视频不足以领会的别样美感,需要参与其中,需要身临其境。

未来会随时光老去的原木色亭应该会是酒店里最恒定的观察记录者,如果有延时摄影,可以看到天色在变云在变,水波在动人在动,唯亭是静止的,是风景本身,又承载人情。夜半时,可以听见人与人的私语、人与境的对话,还能看见物和时空间的关联。将传统建筑与当代生活榫接在一起,古今碰撞的同时,又呼应了地域感。在此处上演过不止一次的“游园惊梦”,亭是载体,又是主角本身。亭内可做雨丝风片、烟波画船,四周花明月暗,衣袂色彩明快翻飞,池里或有容颜倒影,亭中央音节谐婉,随着水面流淌开去,拍击回卷渐散……好时节,像极了好梦里的场景。

其实格物,本来就可以解读为以己身来观物,或者以物来证己身。“良壤”应该是呈现最多当代艺术的酒店之一,是三十五位艺术家原作的最佳承载处。每一处的陈设艺术品,都有着各自的生命,在“良壤”中盛开绽放着。所有艺术品在契合酒店的同时并散发着各自气场与魅力外,也体现着一部分人群的审美以及想营造的心境,还代表着此时此刻这个时代审美所凝练所积淀出的独特力量。

客房内的人文关怀、舒适以及各种细节属于“老本行”;其他空间内部愿待且待得住的配套设施的思考,包括各经典的,以及我自己设计的座椅,等等,可能更需要住客切身体验后的评价而不是出于设计师角度的“自夸”。三年多的设计过程中,平均一个月在场一次。客房走廊里挂着的过程中的旧照片,于参与者是个记忆点,会感而慨,于住客也是个记忆点,会比而对……我们都在时间中穿行,积累着成长着。

良壤不仅仅是酒店,还包含着两千亩地的有机生态农庄,是致力于农业、加工、零售餐饮再到文化的整体事业模式。而有机,本身就是一种包含衣食住行的生活美学方式。

三年多的总过程中,与良壤朱树磊先生、建筑师李以靠先生、景观设计庄镇光先生、艺术总监丁乙先生、灯光顾问Martin先生、花艺师上野雄次先生等优秀的团队及个人配合十分愉快。特别是朱总,沟通过程中居然没起过一次争执,光这一点,大概就已经是最符合每个设计师理想的甲方了。我们从美好的过去延续到美好的现在,并且已经展望了美好的未来。

很高兴参与到中国本土管理品牌的优质酒店中。良壤酒店,是民族品牌的一种美好可能性的成功尝试,良壤本身,就是一种美好的可能性。

琚宾于深圳2019.09.22

章堰文化馆

章堰文化馆最核心的问题是新与旧的融合。

调研的时候,让我印象最深的就是这一面墙,100多年的老墙,它还没有倒塌。

我当时在场地上,就在思考,怎么把它留下来。所以我要做的第一件事,是要让那个老房子生存,然后在老墙不倒的情况下,在里面再生长一个新的房子。 所以这三者关系就构成了这样一个建筑的生存、生长和新生,是我们适应现在美丽乡村设计的一个很好的策略。

所以我们就开始了方案的研究,大概做了20多套不同的方案,然后做模型,逐渐寻找,提取出我们认为和场地有关联的几个方面。当终于确认可以呈现,开始施工。我给自己出了个难题,就是用白色混凝土。有一些老墙确实和新建筑之间的距离比较近,所以就要把它一部分保护起来,等完成后再把它放回去。这样这新旧两个之间的建造难度是相当大的。但是这样做的最终,你可以从一个老的空间进入到一个非常新的空间,又可以从新的空间看到老墙的关系。

当我们在做旧改项目的时候,如何平衡新与旧,如何让新与旧得以共融。 因为接下来我们会面临很多这样的新旧改造。实际上最后,设计师控制的不仅仅是设计本身,他要让自己去真正理解,剖析当时社会的普遍理解,认知社会所具有的一个特点,把自己放进去,同时去实现自己创新的想法,想做的那个设计。毕竟大部分人更愿意接受他们已经见过的概念,但设计师要做的事情就是创新,创新就意味着和之前会有对比,所以这就在于我们要怎么理解。

那么实际上美学当中还有一种,就是建构指向美学的诉求,我们会把它分成东方、西方或者在地性,但是建构本身,它的这种词语的理解,是不存在这种倾向性。如果我们通过这种结构墙体这之间的连接,它就会带来你的不同文化的属性,包括你在地域性。

就像这张图片里面,我们在章堰村做的这个文化馆的项目。它的这个新旧之间的对比,以及在新的里边,所形成的建构和旧的关系的对话,它就形成了一个独特的视觉。

我们设计师在做设计的时候,我们和这个房子的关系,和这个土地的关系,还有你面对这个方案的时候,你应该有的一个真实的态度。所以用了一个字叫“诚”,“诚”是本然之心,它是一个自然之真我与朴素之心放在一起的呈现。

对于“空间的记忆”,材料首先决定了你的项目当中所反映的你的气质。材料是构成空间设计的一个基本的元素,我一直比较喜欢一些非常真实和质朴的材料,还有一个它可以呼吸,是可以随着时间,随着阳光和空气,慢慢变老的。

相关资料:琚宾手记

修复、保留,从内部生长而出……如果是总结,章堰文化馆便可以就此总结了。我很喜欢“生长”这个词语,过去未来及现在都可以被囊括在其中,包含着除开“生命”本身的等等引申义。

石拱桥、城隍庙、灰瓦白墙——这是个传统到一定层面并且本身就拥有完整意境的外环境,似乎很应该按照常规的手法,从对象符合观念的方式去理解和构建新的存在。但同时也可以换个角度,回到先天结构,回到人与天地本身,借助外界所获得的感觉经验、直觉、印象等等,将人面对这片土地时的种种情感现象融合,从主体建立起客体,由客体承载起主体。

玻璃、残砖、白色混凝土坡屋顶——我一向喜欢“关系”一词。不单一固定,多种组合关系,拼接、比对、承前顾后,而浑然是一个整体。用两年半的时间,在有限的空间内造出好似无尽的园,游走的动线得丰富,心理预期得调足,水不止是水,墙也不止是墙,与树、与鸟、与香味,排列组合成数列的幂次方。我一直觉得空间不仅仅是空间,还是五感的集合点,需要有着耐品的对比和张力,身在其中才能产生完整且多重感。

章堰文化馆的意义是以“时间”为前提的。历史、当下与未来之间的并置探讨,并不只是对废墟与新生的考量,而是一种重叠与重构,是在时间轴线上讨论一种非单一线型叙事手法的可能性。当新的变旧,旧的消融进时光,更新的又再会出现后,此时的新旧又是怎样的一种姿态,进入怎样一种日常?

两棵古树依然在原地高耸着,随着天光变幻,年复一年。

2020.02. 琚宾于深圳

结语

设计是件永无止境的事,当然,乐趣同伴始终。

 

 
 
立即获取装修报价
武汉已有 126 位业主即获得别墅庭院设计方案
全国统一咨询热线

027-8860 6836